当前位置:
首页
>水务动态>水文化

安全饮水敲门入户排查工作随感

发布时间: 2021-10-26 12:37:20 浏览次数:


 

“我娃来咧,吃饭了么?”

老人从小板凳上站起来,放下手中的工具,在身上随意地擦了两下手,带着慈祥与关心笑着问我。而此刻的我,思绪也随着这熟悉的话,回到了我的小时候,回到那熟悉的村子。

小的时候,最喜欢的就是随着父母坐着摇摇晃晃,挤满了邻近村子人的班车回到那个属于我的村子。在十岁的我的眼里,那里有探不完的险,有诸多的玩伴,有数不尽的玩法,抓蚂蚱、捡麦穗、逮知了、游灯笼、打雪仗、堆雪人,招猫逗狗、上天入地,还有身边的一帮小伙伴,从来不惧高台、泥潭、路远,赶回家口渴时,拿起葫芦瓢,在大瓮中舀上一瓢,咚咚咚地就喝下去,甘甜的水润泽着身体的每一处,仿佛能永远都这么无忧无虑地玩下去。

而每当进到家门,爷爷奶奶舅爷舅婆(外公外婆)看见我的第一句话,永远都是“我狗娃来咧,吃饭了么”。那话语里包含着无限的爱与关心,他们的那一辈经历了战乱、饥荒,也见证了祖国的发展与壮大,而在如今这个年代中,他们仍然担心着他们的儿孙是否吃饱、是否吃好。

“爷,我吃过咧,您身体硬朗着没?我们是咱宝鸡市水利局的,代表市局上门看看咱的饮水“列辙(宝鸡话)”着没,水够吃不?”

小时候另外记忆犹新的,那就是在每天早上蒙蒙亮的时候,爷爷或者舅爷,挑着两个咣当咣当作响的铁桶,去水井挑水。在沉重的脚步声后,是哗啦一声将水倒入灶房的大瓮之中,水花四溅。洗菜、做饭、洗脸、洗衣,水是宝贵的,不能浪费的,甚至淘米的水用途能多达三四种,水无声无息地贯穿着一天当中的每一件小事,用各种不同的形式滋养着我们。有时候也会听见爷爷奶奶交谈着说,腰腿有些疼,感觉这担水的路是越来越远了,商量着什么时候才能在家中院子里打上一眼井。是啊,他们在田间地头忙碌了一辈子,弯着腰收割着沉甸甸的小麦,挑着一担担的水、一担担的柴,拉着一车车的玉米穿梭在这个村子,为儿孙、为小家、为国家使出来他们最大的力气,而自来水那时候对于他们来说,可能只是城里才会有的东西。

“水?水好着哩,宽展得很,娃,你看。”

老人愣神了一下,连忙赶走两步来到洗手池前,顺手拧开水龙头,哗啦啦地水欢快地自管道里涌出,拧的时候使得劲有点大,部分水花飞溅到了老人的衣服上。

我是从事供水工作的,在我的认知中,水到每家每户的龙头上,是再应该不过的事情了。可参与到我市的农村饮水敲门入户排查工作以来,我觉得是简单且常识的东西,却是多少人在看不见的地方努力着让这个事变成常识,更是才体会到我们的党、国家、省市、市局在人饮工程上付出了多大的艰辛,而成绩也是有目共睹的。

今天的这户老人家,位于石鼓镇柘沟村七组,需盘山而上,而这样的地方在我市已算地势较为平坦了。根据数据显示,我市现有人饮工程3850处,覆盖了我市109个乡镇1180个行政村,开凿深井、挖沟建渠、铺设管道,建水坝、拦河流、修水塔,没有什么困难能阻挡水利人让村民用上自来水的决心与毅力,上善若水,泽润三秦。

“那就好,那就好,爷您忙,有啥用水问题,您让村上联系我们。”

看着那欢快的水流,我赶忙关上了水头龙,虽然是为了看水质、水量是否达标,但白白就这么流着,也是一种浪费。听村上水管员说,前几年水还是不够用,部分偏远一点的村组仍需要靠天“吃饭”,等下雨时候,接一些雨水用坛坛罐罐装起来,简单沉淀后再使用。这几年,水利部门、村镇及其他相关部门以群众的幸福感、获得感和安全感为要求,多次实地考察,结合村子情况,改建了一处年久的供水设施,增加了沉淀池、过滤池,加装了使用二氧化氯的消毒设施,水质、水量、群众的满意度有了明显的改善。

“好好好,水么啥问题,都好着哩。娃,你来了还么吃一口饭,吃了再走。”

老人看着我们要走,急忙要留我们要在这吃饭。我们婉拒了老人的好意,迫切地想去下一家看看龙头上的水是否还是这么“列辙”。出门眺望向我的村子的方向,天空湛蓝,秋日的太阳仍然有点晃眼,那里,也有我的同事,敲开奶奶和舅爷舅婆家的门,询问着、查看着水质、水量、保证率、方便程度是否达标,而我的奶奶和舅爷舅婆会像自己的孩子到了家里一样,带着笑向我的同事问到:

“我娃来咧,吃饭了么”。


(市石头河工程建设与供水管理中心闫欢供稿    编辑:何云    审核:张晓亮)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