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首页
>水务动态>水文化

涸水吐清泉,甜苦忆童年

发布时间:2020-09-17 14:51 浏览次数:

每次和同事聊天总会想起儿时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无非就是“楼上楼下,电灯电话;人人住高楼,门前柏油路;清水进家门,不用奔波苦”,转眼间,随着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,全国范围的改革开放,儿时的梦想竟一一在我眼前变成现实。作为一名宝鸡水利人,印象最深的就是自来水入户带给我们生活的便利,而儿时的情景却深刻的印在脑海里。

 


出身于一个农村家庭,童年和少年时代让人记忆特别深刻的一件家务活不是割麦碾场,而是每天两到三次的担水,我生活的小村庄大概就不到100户人,全村人口不过三百余人,但是生活用水都取决于一口深机井,井水抽进蓄水池,蓄水池外只接有两个水龙头,所以每天早起第一件事就是担着桶去取水,成人是担,小孩是抬,总之一日三餐这项工作几乎成了一天里最重要的内容。因而井台这个地方便成了村里最热闹的地方,排着队,等待取水的男人们便三三两两的抽着劣质的纸烟,抽不起纸烟的就自己个卷着烟叶子,蹲在四下,聊着今年天气如何,收成几何,女人们则嘻嘻哈哈说着谁家孩子乖不乖,哪家家里又有什么新鲜事,小孩则肆无忌惮的发泄着自己的精力跑来跑去,一时间熙熙攘攘闹闹哄哄,好不热闹。那时候特别羡慕家中有自己淘的自备井或者自压井,记得我们村上的敬老院里就有一口自备井,还是辘轳井,井绳头挂着乡里俗称的“懵环”(是meng这个音,但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字),很有智慧的一个锁具,我曾经有次打水的时候就是因为不会这种套环,结果把一只水桶掉进了井里,为此我爸妈还给人家敬老院赔了一个新桶。

就这种情况,也不是随时就可以取水,还有两种情况很让大家无奈,需要提前存水的,一是过去农村经常隔三差五的停电,二是井水水量不足,这两个原因直接导致了家家户户基本都有一个大水缸,在水源充足的情况下,大家都会选择把家里的水桶呀水缸呀接的满满的,这样才能保证正常的生产生活。同时大家也格外珍惜用水,那个时候,节水这个概念可不需要像现在这样还要大力宣传,生活的困顿拮据直接就让大家自觉的开展了节水运动,比如早上洗脸,几乎是半盆水要一家几口人轮流使用,用过的水还要打扫卫生,然后在倒进自家的菜地里。而洗澡几乎就是一种奢念,一个月心疼的用热水洗个澡已经是奢侈至极的举动了,逢年过节婚丧嫁娶自是要搞一搞个人卫生了。每家使用的厕所都是旱厕,水厕几乎用不起,于是又衍生了另一项家务活,就是拉土粪,每隔一段时间,就得把家里积攒的土粪呀草木灰呀拉到地里去撒开,这叫还粪于田,所以好多城里人经常不愿意到农村去,因为如厕不方便,整个村庄还散发着淡淡的臭味,而农村人也早早就习惯了这种气息,美其名曰叫“乡土气息”,至今思来,反倒是多了一丝怀念,不过若再回到过去,那可是万般不愿意。

说起水质,更是与现在无法相提并论了,经蓄水池沉淀后,井水还算清澈,随着水位的下降,水里的那泥沙几乎肉眼可见,蓄水池顶的盖板不严实,杂物树叶经常的飘进去,甚至有时候会进去老鼠,一时不慎掉进去便会泡在水里,蓄水池每隔一段时间就需要人为进行打扫,不过也只是刷刷泥沙,消毒除菌就万万办不到了!有时家中断水实在没法的情况下,只能去邻家借水或者调皮捣蛋的半大小子爬进蓄水池,小心翼翼的刮取淀在池底的泥糊水,然后放置沉淀后再使用。全村最热闹的时候就是浇地的时候,井水直接流进水渠,这时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端着大盆小盆去洗衣服被单床罩等杂物,夏天的时候,小孩会光着脚丫踩在水里图个凉快,买个西瓜也会冰在水里,吃起来那叫一个凉爽。

大概到高中时代,也就是90年代后期,村里才结束了这段取水时代,政府扶持,村民自筹,新打机井,铺设管道,让自来水通进了每家每户的洗澡间和灶台上。到后来,条件好一些的就采用水厕,更有人在家中安装沼气池,可以取代家中柴火做饭。前段时间回老家,发现现在农村正在推广“厕所革命”,由政府补贴推广水厕沼气,每家门前都做了绿化带,街道安装了路灯,红花绿树,再也闻不见过去的那种“乡土气息”!

学校毕业参加工作以来,一直奋战在水利一线,亲眼所见或者亲身经历了这十几年来宝鸡水利的大发展过程,眼见着一件件一桩桩惠国利民的项目、政策落地生根,发芽开花,着实让我特别有成就感。2015年,我有幸参与了宝鸡市石头河引水工程的建设,可以说从施工伊始直到建成投入运行,一直参与其中,颇有些自豪。全线干线支线共计73公里,惠及眉县、蔡家坡、陈仓区及宝鸡市区东高新区,可以说一下子改变了受益地区多年来的的饮水历史。记得眉县水厂正式投产后,生产出来的水被装进塑料瓶与市面上的矿泉水进行对比时,那种激动的心情真是无法用言语表达。眉县原来受供水条件限制,一些高楼大厦的供水还需要二次加压,而自从用上了石头河的水后,基本就告别了过去那个时代。而市区里对石头河的供水水质更是大加赞赏,烧水后再也没有过去那种沉淀或者水壶结垢的现象。2016年我所在的部门参与了凤翔县2015年新增粮食产能项目,总计为周家门前村、马村、大辛村新凿机井14眼,管道铺设50公里,一举改善了当地的农村生产结构,原来地处偏僻只能靠天吃饭的土地也变成水浇地,村民们种植经济作物的积极性大幅度提高,至今每次回到老家,都特别有成就感。

2017年,我们参与岐山县2016年粮食产能项目,项目实施区蒲村恰好处于贫水区,可以说当地村民对水的渴望更甚,经过我们认真的勘察分析,确定井位,后来经过电测,出水情况远远出乎我们的预期效果,封井那天,当地村民自发自觉地安排村民前来工地参与劳动,老书记拉着我们的手,情真意切的感谢我们为他们做出的付出,看着一张张热情洋溢的脸庞,听着他们发自内心的感谢,身为水利人的自豪和知足油然而生。

童年的记忆已成回忆,苦难的生活已成历史,如今的我也已是孩子的父亲,家里的顶梁柱,才真正体会到今天的幸福生活是如何的来之不易,经常抽时间带着家人回老家转转,看看父母,看看日新月异的老家新容,和老家健在的老人一起拉拉家常,聊着过去的种种情景,才发觉生活原来就是乡音无改乡情难移,愿一切安好!

(市地下水管理监测中心许维华供稿    编辑:何云    审核:张晓亮)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