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首页
>水务动态>水文化

关于冯家山的一些记忆

发布时间:2020-06-30 17:14 浏览次数:

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宝鸡人,对于冯家山水库并不陌生,它是宝鸡的生命源头。

二十年前和几个朋友一起骑摩托车去凤翔游玩,顺道去过冯家山水库,5-6月的天气,一路微风拂面,柳绿花红,好不惬意。记得那天到库区已是中午时分,虽然太阳灼热但站在库区大坝上仍是凉风习习,很是舒服。环顾四周,虽有绿色但仍遮挡不住西北地区特有的黄土斑驳,仔细观察山间还有早年遗留的废弃窑洞,心想:谁会住在这种地方呢?转眼间10多年过去了,和对门邻居大娘的一番对话,不仅让我想起了当年游玩水库的情景,更让我深刻的了解了那段属于冯家山的拼搏精神。

对门邻居,两口比我略大几岁,家里有一个女儿,每日早出晚归,接送孩子,是一个典型的三口之家的生活轨迹。就这样日子在不知不觉中悄悄流逝,眨眼间我的孩子也该上幼儿园了,有一次碰到邻居的孩子放学,顺嘴问一句:“上几年级了”?“叔叔,我已经上中学了”。。。惊讶之余不禁感叹时间过得太快了。

估计是中学生课程紧,父母工作又忙,中午实在无暇照顾孩子的缘故,没过多久孩子的奶奶来了,专职照看孩子,早早晚晚的碰面,我都会叫一声大娘。记得有一次我带孩子到社区打疫苗刚回家,碰见大娘坐在楼梯上,心想:不用说,又是出门忘带钥匙了。我就让大娘来我家,一边聊天一边等孩子回来开门。闲聊中得知,大娘是1942年生人,家住扶风,还说自己参加过修筑冯家山水库。当时的我只知道冯家山水库大约是70年代初开始兴建,大约经历了10多年才竣工,大娘这年龄算起来倒是能对应上,我心里想。可还是有点不解,就问大娘:“家里在扶风,水库在凤翔,从地理关系上讲差的有点远啊?这么远怎么参加劳动?”大娘接下来的一番话彻底震惊了我。

“那会儿人穷,也年轻,不知道累,月头在家蒸一口袋馍,淹点菜,和被褥随身衣物一起放架子车,天不明就拉着车出发了,步行两天赶到工地,就在随处可见的窑洞睡下。转天清早,一缸子开水一个干馍,偶尔有点咸菜,这就是早饭。吃过早饭就开始点名,自带工具就投入到紧张繁重的劳动中。午餐多数是汤面片,算是一天中最好的一顿,那会儿的人不挑食也惜粮食,没有什么浪费或者要求改善伙食这一说,做什么就吃什么。晚上喝点汤,吃完就早早睡下了。一来白天繁重的体力劳动实在太累,二来早早睡下就不饿了。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口袋里的馍吃完,基本也就半个月了,和来时一样整理被褥拉着车车又是两天的步行回家休息几天,说是休息实际就是回来蒸馍,换洗衣物,之后再拉着车车步行到工地。。。”

我瞪着眼睛听大娘讲述了这些,半天都没回过神。扶风到水库少说也有个100多公里,一个人还要拉着架子车。修水库那不用说是真正的重体力劳动,一日三餐竟然是如此可怜。多年前我看不明白的山间窑洞曾经竟是这样一群劳苦的人在住,如今的他们虽两鬓斑白,但提到当年修水库的情景眼神中却依旧充满力量。

之后的很多年里,每当我回想起大娘说的这些经历,心头都会一震,我想我们要感谢那个年代的人,感谢同样为祖国建设奉献青春生命的人,他们不但给我们留下了百年基业,更给我们留下了艰苦奋斗、永不言败的精神!


(水资源事务中心李雷供稿  编辑:何云   审核:张晓亮)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